• 周四. 10月 29th, 2020

做市商制度激活黄金市场潜力

  黄金市场需要做市商,这一点得到了共识。黄金做市商是指由具备一定实力和信誉的独立经营法人作为特许交易商,不断向公众投资者报出黄金合约的买卖价格,并在该价位上接受公众投资者的买卖要求。

做市商制度激活黄金市场潜力

  做市商的作用在成熟品种的活跃合约上可能并不很明显,但是在非活跃合约或者非活跃品种上,做市商就像源头的活水,激发整个市场的发展潜力。

  以期货市场为例,2019年之前投资者一直面临以下问题。

  第一,黄金以美元计价为主,主要定价市场是在英国伦敦的伦敦现货金,那么在伦敦现货金价出现大幅上涨,或者人民币汇率出现大幅变动时,国内投资者往往需要经历汇率换算的考验,但是套汇带来的点差也随着换汇难易而改变。

  举一个例子,2019年8月人民币出现大幅贬值时,外盘金价用当时的人民币汇率折算后,比内盘便宜0.5%至1%左右,黄金充当了人民币的保护性头寸,但是参与交易的国内黄金投资者,在计算汇率波动的过程中将变得无所适从。

  第二,国内黄金的交易市场实际分为3个群体,第一个群体是国际现货金交易者,主要包括大型银行和具有对抗外汇风险的大型机构与跨国矿类企业;第二个群体是上海黄金交易所交易者,主要包括国内大多数大型企业和商业银行、金融机构等,第三个群体是上海期货交易所交易者,主要包括国内部分中小型黄金企业和小型金融机构及个人投资者,专业性和风险对抗水平是有所分级的。

  实际上历来有国际金-上海金-沪金的套利结构,做市商某种程度上也是从前两者抽取来补第三者,通过套利和手续费抵免等手段优化市场整体结构。

  实际上做市商加入以来,配合上海期货交易所的一系列措施,比如将黄金合约跳价从0.05元/克转化为0.02元/克,并且又加入了新的做市群体后,切实改变了投资者的交易感受。

  一方面,做市商将原本没有资金进入的沪金2002和沪金2004合约做“活”了,2019年12月份沪金2002合约一度成为了沪金的主力合约,便利黄金企业优化投资的跨期结构。

  另一方面,在出现外盘金价快速跳动的时候,内盘金价以“小碎步”跟上,通过笔者对于沪金和伦敦金的跟踪来看,双方的滑点已经进行了较为充分的拟合,沪金/上海金/伦敦金的套利空间已经有明显收窄,对汇率的跟踪反应也已经逐步完善,这是上期所2019年至2020年在黄金合约上的突破性举动。

  从做市商后续的发展路径来看,笔者认为,会进一步弥补当下疏漏,并且对国外做市商常犯错误进行进一步监控。实际上从国内做市商招募说明来看,对相应的监管已经有了比较充分的考察,重点还是在防范做市商通过操控报价单和自成交单引导交易方面。

  在进一步完善市场方面,当下黄金做市商的发展路径比较明确,一是将期货合约连贯性进一步完善,从主力合约沪金6月和沪金12月合约切换,到双数月切换,再到连续月份的切换都离不开做市商的付出。

  目前,沪金2002合约的做市商比例或降到了40%以下,但是沪金2005、2007等合约做市商比例或仍维持在80%+的水平。

  第三是增加市场整体的交易活跃度,目前沪金的交易活跃时间一般都在早晚开盘的前60分钟到90分钟,尤其是凌晨12点后,市场的多空报价进一步放缓,和国外市场的滑点开始再度扩大,也算是现有做市制度的美中不足。(黄岩 杨莉娜)

(责任编辑:方凤娇 HF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