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二. 10月 27th, 2020

贝鲁特爆炸中的伤者和医者

Byadmin

8月 8, 2020 , , ,

电光火石之间的大爆炸,留给贝鲁特的,则是长久的创伤。新京报记者采访多位身处爆炸中心区的当地人,通过伤者与医护人员的描述,一个灾后贝鲁特的轮廓逐渐清晰:大量的受伤者涌进医院,一度造成秩序混乱;医护人员满负荷救助伤者的同时,也面临着医疗物资短缺的困境。

伤者:回想起来后怕,能活下来是奇迹

Alfred拍摄的一段视频,记录下天崩地裂的一瞬间。

这是一段长达1分38秒的视频,由手机录制,拍摄于Alfred的家中。Alfred住在港口对面的一座山上,距离爆炸点的直线距离小于1公里。爆炸发生时,Alfred和妻子、妻子的私人教练、两个女儿(6岁和3岁半)、父亲和父亲的护工一起在家。

“偶然间,透过窗户,我看到了外面有烟,我以为那边着火了,就在客厅拍视频。”不过Alfred很快发现不对劲:烟雾变得越来越大。

“接着,就是巨响,爆炸了。”Alfred说,爆炸发生后,自己家里的窗户玻璃震碎、墙壁倒塌、砖瓦都掉下来,到处一片狼藉。

贝鲁特爆炸中的伤者和医者

Alfred拍到的爆炸瞬间。

Alfred倒在瓦砾中,妻子的私人教练将他拖走。“我的头上、脸上、脖子上都有伤口,脖子上的伤口在喉咙那里,一直在流血。”

Alfred的家人都被吓坏,看到爸爸流血,两个小女儿一直哭。“他们扶着我往外走,我脚上也都是血,因为地上都是玻璃,我就踩在玻璃上走,也顾不了那么多。”

家人告诉Alfred,门外的世界已经一片混乱,“我当时也看不清什么,脸上都是血,眼睛里也有”,Alfred说,朦胧中自己只听到妻子尖叫“坚持,一定要活着,别离开我们”。

一个朋友开着车将Alfred带到附近的Al Roum医院。但是医院也受损严重,Alfred的妻子非常着急,抓住一个医生大喊“求求你救救我丈夫”,但医生也做不了什么,因为医院已经无法正常运转。

Alfred转去另一家名为LAU的医院,医生们将他抬到病床上,推进手术室。

事后Alfred才得知,自己失血达到两升。住院三天后,因为病床不足,Alfred需要回家恢复。

回到家后,看到自己拍摄的视频,Alfred依然觉得后怕,“真是够悬的,但我活下来了。”

医者:医院一度混乱,目前仍缺物资

Amer是一名实习护士,在距离爆炸点大约2公里的LAU Medical Center-Rizk医院实习。

“我真的被吓坏了,但我的责任就是坚守岗位、帮助伤者、努力救更多的人。”Amer告诉自己。

Amer说,看到那么多受伤的人涌入医院,自己“真的很难过”。

贝鲁特爆炸中的伤者和医者

American University of Beirut Medical Centre的一位孕妇在分娩过程中被炸碎的玻璃划伤。受访者供图

爆炸后,Amer负责照顾6名病人,“在第一个病人的房间,他当时特别焦虑不安,我告诉他没关系,别担心,我来帮你了。”

而急诊科医生 Yves眼中的医院,要更为残酷。Yves 工作的LAU Medical Center-Rizk 医院,距离爆炸中心大约2公里。

“状况真的很糟,一切都被摧毁了”,Yves说,由于人手不足,整个黎巴嫩的医生,甚至医学生都来帮忙,“但这也远远不够,因为很多重症监护病房、医疗设施甚至有些医院都被严重损毁。”

医院将走廊改成病房,还有些病人,就在大街上直接接受治疗。

Yves说,病人的情况各不相同,有人是轻微擦伤,有人失去四肢,也有昏迷的、失去意识的、心力衰竭、肾衰竭、肺衰竭、气胸的。

“消毒液、医用手套、绷带都很短缺,甚至我们的发电机都不太够用。”Yves说,黎巴嫩的电力供应不足,所以医院一直靠发电机来运作,但因为发电机也受到冲击,有些已经无法正常使用。

贝鲁特爆炸中的伤者和医者

爆炸发生后一天内,完成紧张救援的Mohamad医生(最右)和同事。

Mohamad 工作的Makassed General University医院,离家只有几分钟的路程。医院一共有25个急诊室,大约38名外科医生和20名护士。

尽管上过“危机管理”的课程,“理论上来说我们是学习过如何应对这种状况的”,但突然涌入的伤者,还是让医护人员感到难以应付,“病人坐在医生的桌子上接受缝合。我们根本没时间问病人任何问题,连名字都没问,我们就像处在一场战争中一样。”

医院一共250张普通床位,30张重症监护床位,目前已经全满。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Mohamad 已经连续工作56个小时。

Mohamad 说,黎巴嫩一家非政府组织捐给医院5吨发电机燃料,“我们从心底里感谢他们”。

到目前为止,Mohamad 及同事共治疗200多位重伤患者,“轻伤患者我没有数,但是肯定也有好几百位”。目前,医院的治疗都是免费。“所有的医生,包括在度假的,都回来了。现在我们需要的就是更多的医疗物资,这样才能救治更多患者。”

Mohamad 所在的医院,是一家非营利医院。目前,医护人员正在焦急地等待捐赠,“像是缝合钉、石膏等医疗物品是非常短缺的,药品也很紧缺,比如地塞米松、扑热息痛、各种抗生、碘伏等。 ”

新京报记者 汪畅 实习生 彭冲 编辑 王煜

校对 刘军

pictureIds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