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四. 10月 29th, 2020

美国两道封杀令真实目的是什么?

美国两道封杀令真实目的是什么?

随着美国政府对字节跳动的打压手段不断升级,所提出的要求越来越过分,字节的立场也开始从理性撤退转为公开抗争。

 

昨日美国白宫发布了两份行政命令,针对两个中国互联网公司进行封杀。这两份“国家安全理由”的行政封杀令,背后是美国政府对中国企业层层升级的施压手段,而最终目的都是打压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国际化进程。

再次动用紧急状态

第一个禁令是针对字节跳动,在45天之后禁止美国公司和个人与字节跳动进行任何交易。第二个禁令是针对腾讯微信,在45天以后禁止美国公司和个人与腾讯发生与微信业务相关的任何交易。两个禁令其实并不令人意外,只是靴子最终落地而已,因为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早就多次宣布将封杀TikTok和微信,封杀理由都是以中国公司可能收集美国用户数据,威胁美国国家安全。

两项封杀都是通过总统宣布紧急状态来实施的。911之后,美国国会通过《爱国者法令》,给了总统很大的行政应对权力,可以在不需要提供证据的情况下,对外国企业在美资产采取紧急措施,只要总统觉得存在威胁,就可以果断采取行动。

换句话说,白宫觉得谁有威胁,就可以封杀其在美资产,这符合美国法律。即便遭到打压者在美国起诉联邦政府,那也毫无意义。2019年3月,特朗普也是通过宣布“紧急状态”来彻底将华为彻底踢出美国市场。华为随后宣布起诉,但被联邦法官以“政府有权这么做”驳回。

美国网友在推特上不无讽刺地评论,美国已经有近16万民众在新冠疫情死亡,总统都没有宣布紧急状态,但为了打压两个中国互联网公司倒是干脆利落地启用了“紧急状态”。字节跳动和腾讯享受到了之前华为的待遇。

回到禁令本身。第一个禁令有两层意思。浅层意思是迫使字节在9月15日之前出售TikTok美国,否则就会对字节采取封杀措施。字节和微软正在逐步推进出售谈判,白宫现在是以行政命令,再次督促字节与微软赶紧达成协议。但深层意思却是进一步施压字节出售TikTok全球业务。

打压级别不断提升

这实际上就是特朗普号称上周六要发的那个禁令。上周五特朗普在从佛罗里达回华盛顿的飞机上声称,自己周六就要发紧急状态令彻底封杀TikTok,不准美国公司收购TikTok。他还强调自己完全有权力这么做。但第二天特朗普却去高尔夫球场打球了,并没有如约发封杀令。

当然这不是他改变主意或者打球忘了,本来就是一个施压手段。在总统明确宣布要封杀TikTok之后,字节和微软暂停了出售谈判。微软CEO纳德拉周日亲自和特朗普通话之后,特朗普周一又宣布批准这一交易。双方具体谈了什么,只有当事人知道。

但字节和微软的谈判条款却改变了:字节必须出售TikTok美国全部股权,不能保留任何股权,字节的美国投资者可以保留TikTok美国的少数股权;微软除了TikTok美国业务,还想收购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业务;微软必须给美国财政部交一笔金额不菲的好处费。

特朗普周一得意地表示,没有美国政府就没有这笔交易,所以必须给一笔Key Money(地产行业租房者给房东的看房费)。微软的声明则耐人寻味:是白宫逼迫TikTok出售之后,微软才去接洽字节的。言下之意,微软只是一个接盘的,不是打劫的。

但更令人震惊的是,特朗普周一还非常赤裸地表示,自己觉得只出售30%太麻烦,建议微软吞掉整个TikTok全球业务。就在今天,英国《金融时报》放出消息,微软觉得没法单独收购TikTok四个市场业务,没法和全球其他市场的服务分开,打算全盘收购TikTok全球业务。

昨日的行政禁令也暴露了真实意图。如果美国想逼迫字节跳动出售TikTok美国业务,直接用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施压就可以了,因为这就是CFIUS的管辖范围。为了避免更大业务损失,字节最终也同意了出售TikTok美国业务。但现在美国政府却是在用行政命令威胁封杀字节,意图显然是吞下TikTok全球业务。

这已经触碰到全球经济公平竞争的底线了。过去几年字节跳动投入巨大资源的国际化业务,不可能就这样在美国政府的打压下,拱手让给美国企业。

字节宣布公开抗争

字节跳动随后发布了一份措施强硬的声明,抗议目标直指美国总统。“美国总统新颁布的行政命令没有遵循正当法律程序,我们对此感到非常震惊。……美国政府罔顾事实,不遵循正当法律程序,擅自决定决议条款,甚至试图干涉私营企业之间的协商。……如果美国政府不能给予我们公正的对待,我们将付诸美国法院。”

被迫出售TikTok美国业务,是因为美国政府拥有直接管辖权,确实是无可奈何。但TikTok还在拉美、中东、亚洲、欧洲各地拥有数亿用户,美国政府并没有管辖权利,更没有权利迫使字节跳动出售。字节跳动完全有合理理由去抗拒美国政府的这一无理要求。

去年年底美国政府责成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对TikTok展开调查之后,字节跳动一直在积极配合调查,公布了审核政策和算法源代码,希望证明TikTok并没有滥用美国用户数据,也不会向中国政府提供用户数据。

字节的努力或许是徒劳的,因为美国政府调查的最终目的就是逼迫TikTok出售。就在几个月前,字节的美国机构投资者督促张一鸣出售TikTok美国多数股权。毕竟控股权易主对美国投资者没有损失,他们更担心TikTok遭到封杀,影响他们的投资回报。但张一鸣却不肯放手TikTok美国控制权,一直僵持不下。

直到进入7月,CFIUS出马威胁封杀,一切打压落地且加速,张一鸣才最终选择出售多数股权,但希望保留TikTok美国的少数股权。当时美国财政部长努钦(CFIUS的主席)认为可以接受。字节同意出售TikTok美国业务之后,先是和美国基金组成的财团谈,后来是微软闻讯而来洽购。TikTok的首席法律顾问曾经在微软工作25年,和微软总裁是多年工作好友。

等到三方就这个方案也达成一致了,总统又发话要彻底封杀TikTok,以此来施压字节放弃TikTok美国的全部股权,一点股权都不能留;而且不仅是美国业务,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加拿大业务也要出售。字节和微软还在谈判中,特朗普就公开建议微软直接吞掉TikTok全球业务,这显然是字节跳动不可接受的。

美国想要腾讯什么?

同样的逻辑也适用于第二个禁令,此前美国可能封杀微信的消息已经传了快一个月时间。但这个禁令本身并没有直接封杀微信,而是封杀微信相关的所有交易。具体封杀哪些交易,白宫则责成美国商务部来详细规定,也就是说解释权归美国政府。

长达45天的封杀决定时间,形势还可能发生很多变化,以美国政府目前的行事风格,到时候具体会怎样,真的说不清楚。美国到底会不会彻底封杀微信,比如说在谷歌苹果商店下架微信,或者迫使微信主动放弃美国业务,也很难说。

白宫到底想要什么呢,想要微信退出美国市场吗?就像是层层施压字节跳动一样,我觉得不仅于此。和TikTok在美国拥有几千万月活用户不同,微信在美国其实限于美国华人市场,根本不影响到美国主流网民的数据安全。白宫封杀微信更像是一个施压手段,就像是之前联邦政府持续施压字节的一样。

腾讯有什么是让美国感兴趣的?显然不是腾讯自己打造的美国华人社交应用微信,而是腾讯覆盖全球的庞大投资组合,尤其是在美国的投资资产。今年年初腾讯总裁刘炽平介绍,腾讯已经投资了800多家企业,其中70多家已经上市,160多家成为独角兽,有6家公司创造投资回报50亿美元,一家公司创造投资回报超过100亿美元。

单是在美国市场,腾讯就投资了特斯拉、Snapchat、动视暴雪、Glu Mobile等十多家公司,在美国组建了一个投资矩阵。这些非常诱人的资产或许才是美国的最终目的,他们不愿意看到腾讯如此深入涉足美国互联网和游戏行业。我其实更担心腾讯为了保全投资资产,而放弃微信美国市场,就像印度市场所发生的。

后言

随着美国政府对字节跳动的打压手段不断升级,所提出的要求越来越过分,字节的立场也开始从理性撤退转为公开抗争。无论抗争结果如何,字节的态度已经非常明确:全球业务和美国业务是两回事,绝不会轻易放弃TikTok的全球业务。两年时间里,美国政府三次启用“紧急状态”来行政封杀中国科技企业,不断加码施压制裁力度,本身就说明了这三家中国科技企业国际化道路的成功。

<

(责任编辑:娄在霞 HN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