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六. 10月 31st, 2020

东利机械经营上高度依赖大客户 调整后的采销数据仍有明显异常

Byadmin

8月 9, 2020 , , , ,

红周刊 记者 | 胡振明

虽然东利机械在提交招股书之前对前几年的经营数据进行了调整,但对其财务数据进行核算时,仍可发现其营收和采购数据存在勾稽关系不匹配情况。更需重视的是,明显的大客户依赖现象,对其募投项目的产能消化还有一定的负面影响。

新三板挂牌公司保定市东利机械制造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东利机械”)近日披露了招股书申报稿,拟转板创业板发行新股。为了能顺利完成转板工作,东利机械做了很多前期准备工作,如对招股书中核心的财务数据进行重新调整等。4月30日在新三板发布的《保定市东利机械制造股份有限公司前期会计差错更正公告》就披露,其对报告期(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下同)的大量财务数据进行了重述。

然而即便如此,在深入分析东利机械招股书之后,《红周刊(博客,微博)》记者依然发现了一些值得注意的问题,如该公司存在明显的大客户依赖现象,报告期内前五大客户占比均超过95%;调整后的营收和采购数据仍不合理等疑点。

大客户依赖现象或成未来发展障碍

招股书披露,报告期三年中,公司向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占比高达98.04%、95.19%和95.51%,其中第一大客户“AAM集团”的占比达到了46.02%、43.76%和42.71%。如此情况说明,公司是有大客户依赖现象的。

大客户依赖是把“双刃剑”,其在公司发展初期虽能保证企业比较稳定的经营收入,但随着企业的快速发展,其也可能成为制约公司规模和利润增长的障碍,大客户的态度决定了企业利润率高低和产能消化问题,更为重要的是,因过度的依赖,一旦大客户改变其采购政策,减少购买公司产品,则又很容易导致收入的不稳定。

招股书披露,报告期内,因有大客户的“帮衬”,占据东利机械营业收入九成以上汽车零部件的产销率达到了98.18%、83.32%、98.22%,可即便如此,公司每年的产量仍有一定比例的留存,年末库存商品从2017年的3102.54万元猛增至2019年的8550.25万元,同期增长的还有汽车零部件的产能,分别达到了869万件、1366万件和1528万件。需要注意的是,公司的产能利用率却从2017年和2018年的99.14%和97.57%的较高水平后下滑到了2019年的89.10%。如此情况意味着,东利机械的产能在2019年是有一定闲置的。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东利机械在其招股书中披露要进行大规模的募投项目扩产计划,拟计划使用本次IPO募集的资金3亿元投入到“年产2.5万吨轻质合金精密锻件项目”和“年产2.5万吨精密传动部件智能制造项目”。根据招股书所示的投资项目效益分析,在这两个项目正常投入生产之后,前者可实现年均销售收入20614万元、正常年利润总额3706万元,而后者可实现年均销售收入15200万元、正常年利润总额3186万元。两个项目合计,投产后将会增加35814万元的销售收入和6892万元的正常年利润总额。

将效益分析结果跟东利机械报告期的业绩做对比,2019年营业收入38316.57万元略高于两个项目合计增加的销售收入,而2019年利润总额5626.69万元则明显少于两个项目合计增加的正常年利润总额。这种情况说明募集资金所投入的这两个项目不但相当于再建一个同等经营规模的东利机械,而且还有更高的回报率。

然而问题在于,这样的乐观预期又是否符合实际情况呢?要知道东利机械目前95%的收入都依赖于前五大客户,并且产能利用率、产销情况也没有显示出公司有急需扩张产能的迫切需求。若现有大客户不能大幅增加购买量,则募资所投项目带来新增产能如何消化就成了最大的难题,届时不仅会影响企业资金周转,甚至还有可能导致相关资产出现大规模减值。

理论上,公司可以拓展大量新客户去消化新增产能,但就公司报告期内16%~33%的营收同比增速,以及大客户一直很集中的情况看,要想在短期内找到新的大客户,且快速消化基本翻倍的产能,显然并非易事。

营收数据不合理

除了大客户依赖和募投项目必要性问题外,东利机械报告期内的收入情况也是有一定疑点的。

2019年,公司的营收录得38316.57万元,其中外销收入32798.71万元(如表1所示),考虑到内销部分存在增值税问题(2019年4月1日适用的税率从16%下调至13%),则可推算出其2019年的含税营收约为39075.28万元。

东利机械经营上高度依赖大客户 调整后的采销数据仍有明显异常

同期,公司“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42433.12万元,将含税营收与之勾稽,两者之间相差了3357.84万元,若再冲抵预收款项增加额5.62万元对现金流量的影响,则差额变为3352.22万元。理论上,这应该在这年有大量往期货款的收回导致了现金流量出现大增,对应在财务报表中体现为这年的应收账款等经营性债权必然会出现3352.22万元的减少才对。

可事实上,东利机械2019年年末应收账款有5195.92万元、坏账准备有273.77万元,与2018年年末的应收账款余额相比仅出现2115.09万元的减少,与理论减少值相差了1237.12万元。

2018年的收入数据同样存在疑点。这年的营收为32892.60万元(含26368.87万元外销收入),考虑到境内收入需考虑增值税因素,则2018年全年含税营收应为33958.14万元。同期,现金流量表中“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有31513.61万元。两者勾稽,有2444.53万元含税营收未能收到现金,理论上,这将体现为同等规模的债权新增。

2018年年末,公司预收款项减少了2.01万元,应收账款余额增加2673.21万元,综合核算后,经营性债权变化结果与理论增加债权相比,仅相差了230.68万元。

同样的财务勾稽分析方法,2018年的营收方面数据相差较小,而2019年却出现超过千万元差异,要知道这还是在招股书申报之前,东利机械对近几年的年报做了调整和差错更正后出现的情况,若没有修正,则这一结果只会偏差更为明显。

采购数据有偏差

除上述疑点外,《红周刊》记者还发现东利机械的采购数据同样存在异常。

2019年,东利机械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的金额为13020.22万元,占采购总额的51.40%(如表2所示),由此可推算出2019年的采购总额为25331.17万元。招股书披露,向前五大供应商的采购额是不含税的,那么,考虑到增值税因素影响,则2019年含税采购总额应为28814.20万元。

东利机械经营上高度依赖大客户 调整后的采销数据仍有明显异常

同期的合并现金流量表显示,2019年东利机械“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24700.43万元,而“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有3577.85万元,另外,将预付款项增加额29.70万元所对应的现金流量冲抵之后,该年度购买原材料、设备、建筑工程服务等相关现金流量的流出金额为28248.58万元。这一金额与全年含税采购总额28814.20万元相比有一定的差异,两者之间相差了565.62万元。如此情况意味着,差额数据将以应付账款的形式记在资产负债表中,体现为应付账款的新增。

可实际上,东利机械在2019年年末的应付账款为6966.11万元,跟上一年年末的应付账款7335.76万元相比,出现了369.65万元的减少而非增加。一增一减下,两者之间相差了935.27万元。进而意味着,公司有935.27万元含税采购额在财务报表当中没有对应的现金流量及应付账款数据支持。

值得注意的是,用同样的方法分析2018年的采购情况,可以发现其中存在的差异金额要比2019年大得多。

2018年,东利机械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的金额为12252.64万元,占采购总额的44.84%,在增值税进项税额影响后,含税采购总额为31788.37万元。

同期,“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和”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分别为24168.14万元、5714.57万元,再考虑该年末预付款项减少31.79万元的影响,则相关现金流量的流出金额为29914.50万元。与当年含税采购总额相比,相差了1873.87万元。理论上,这将体现为2018年年末的应付账款有相同规模的增加才对。

可事实上,该年年末,东利机械的应付账款为7335.76万元,而上一年年末的应付账款为8240.92万元,前后对比可知,2018年年末应付账款不但没有增加,反而减少了905.16万元。一增一减下,差额金额提升至2779.03万元。

对于上述采购中出现的差异问题,《红周刊》记者在东利机械的招股书中仅发现有限的票据背书信息,而没有找到充足的解释。因此,其采购情况的真实性就需要公司好好解释了。

(本文发表于8月8日《红周刊》)

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