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四. 10月 29th, 2020

黄奇帆最新研判:双循环不是内敛收缩,建议用这些办法来打破美国“去中国化”的图谋!

Byadmin

8月 9, 2020 , , , ,

 

导读:黄奇帆表示,加快形成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新格局,不是因个别国家企图与我脱钩、对我围堵而迫不得已的内敛收缩,而是筹划以更深层次的改革、更高水平的开放加快形成内外良性循环的战略抉择。中国要以高水平的开放助推国际经济大循环。

他建议在未来3-5年内,中国将关税总水平由现在的7.5%逐步降到5%左右。加快中日韩、RECP、中欧BIT谈判、中英BIT谈判,适时启动加入CPTPP的谈判,通过参与这类经贸规则谈判努力打破美国在世界范围内“去中国化”的图谋。

8月7日,在新京报贝壳财经主办的“中国经济新格局:乘风破浪”夏季峰会上,原重庆市市长、十二届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指出,中国要以高水平开放反制逆全球化、以改善营商环境反制“撤资论”、以超大市场的吸引力反制“脱钩论”。

他指出,加快形成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新格局,不是因个别国家企图与我脱钩、对我围堵而迫不得已的内敛收缩,而是筹划以更深层次的改革、更高水平的开放加快形成内外良性循环的战略抉择。中国要以高水平的开放助推国际经济大循环。

他建议在未来3-5年内,中国将关税总水平由现在的7.5%逐步降到5%左右,实现与发达经济体大致持平;建议进一步扩大物流、研发设计、数字经济等服务业的开放,吸引更多全球产业链相关企业落户中国。

黄奇帆最新研判:双循环不是内敛收缩,建议用这些办法来打破美国“去中国化”的图谋!

黄奇帆指出,近日,修订后的美加墨协定正式生效,其中的毒丸条款就是针对中国而来的,试图削弱中国在全球贸易和产业供应链的地位,接下来美国大概率会延续在推动协定时的主要操作手法,与欧盟、英国、日本等达成类似的FTA协议。这实际上对我形成了新的围追堵截。

对此,黄奇帆建议,加快中日韩、RECP、中欧BIT谈判、中英BIT谈判,适时启动加入CPTPP的谈判,通过参与这类经贸规则谈判努力打破美国在世界范围内“去中国化”的图谋。

上述峰会上,黄奇帆指出,站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历史关口,展望“十四五”,构建完整的内需体系、加快形成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新格局应当成为中国谋划中国经济下一程的重点内容。

“这不是简单的针对当前产业链供应链因疫情而中断所采取的权宜之计,而是在中国经济迈向高质量发展关键阶段的强国方略;不是因个别国家企图与我脱钩、对我围堵而迫不得已的内敛收缩,而是筹划以更深层次的改革、更高水平的开放加快形成内外良性循环的战略抉择。”

他表示,当前,在全球贸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抬头和疫情冲击全球经济的大背景下,形势越困难,就越是要保持开放、扩大开放,在变局中开新局。中国要以高水平开放助推国际经济大循环。

首先,稳步降低关税水平,适度扩大进口,提升中国在世界经济舞台上的话语权。

黄奇帆表示,事实上,当今世界,出口大国未必是经济强国,因为出口可能大量是劳动密集型产品、来料初加工产品。而进口大国一定是经济强国,进口所需的外汇可能来自于技术和服务等贸易顺差,货币纳入SDR成为世界货币也可与各国直接结算。

他建议,在未来3-5年内,将关税总水平由现在的7.5%逐步降到5%左右,实现与发达经济体大致持平。

主动降低关税水平,可以直接降低消费者进口成本,有利于产业转型升级,增加群众消费福利;有利于增加进口,促进实现进出口平衡,为实现国际收支平衡创造条件;有利于在新一轮经贸谈判中占据主动,进口规模大了,中国在世界经济舞台的话语权自然也大了。

第二,进一步开放投资领域,持续放宽服务业市场准入。

黄奇帆称,从全球来看,中国市场目前疫情控制得最好,也是投资风险最小的地方。中国进一步扩大开放,这些资金背后的产业资本必纷至沓来,不仅部分外资转移产业的计划将被打消,还将帮中国迅速完成“补链”“扩链”“强链”。

近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了2020年版外商投资负面清单,其中全国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由40条减至33条,自贸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由37条减至30条。特别是金融领域取消了证券公司、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寿险公司外资股比限制;制造业领域放开商用车制造外资股比限制;农业领域将小麦新品种选育和种子生产须由中方控股放宽为中方股比不低于34%。这些都为中国抓住机遇引资补链创造了条件。

他建议,进一步扩大物流、研发设计、数字经济等服务业的开放,吸引更多全球产业链相关企业落户中国、加入区域产业链集群,进而打造战略新兴产业链集群。

在国外需求依旧疲软的时候可以通过努力营造以当地需求、国内需求为拉动的产业小循环;当国外市场复苏的时候,扩大产业集群规模和发展质量,可带动全球产业链的大循环。

第三,按照国际化法制化便利化的要求,加快打造国际一流营商环境。

黄奇帆表示,近几年,根据世界银行的标准,中国在营商环境改善方面取得了显著进步。这与中国持续不断深化放管服和其他有关方面改革有关。在新形势下,更要在现有基础上继续深化改革,将营商环境建设继续推向深入。

例如,实现营商环境法治化,就是要将这些营商环境的具体要求上升为法律、转化为可问责的制度规则;实现营商环境便利化,最大限度为各类要素跨境自由流动提供便利,实现成本最小化。

第四,以建设自贸区和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为依托,建设开放新高地。

现在中国已形成了以18个自贸区和1个自由贸易港为高地的对外开放新格局。一个重要使命就是要围绕贸易自由、投资自由、资金流动自由、运输自由、人员停居留和就业自由、数据流动自由等方面进行先行先试。

黄奇帆建议,中国要以自贸区(港)为依托,培育与国际市场相通的产业实力和能力,打造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先进制造业集群、战略新兴产业基地等;要建成国际一流营商环境,大幅降低外资在金融、保险、物流、研发设计、教育卫生、数字经济等领域的准入门槛,建立健全竞争性市场体制;还要将改革开放和产业升级的措施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成果。

黄奇帆最新研判:双循环不是内敛收缩,建议用这些办法来打破美国“去中国化”的图谋!

图/图虫

第五,抓住机遇加快FTA谈判,积极参与国际经贸规则谈判和制定。

黄奇帆介绍,近日,修订后的美加墨协定正式生效,其中的毒丸条款就是针对中国而来的,是其试图削弱中国在全球贸易和产业供应链地位的重要一步。接下来美国大概率会延续在推动协定时的主要操作手法,与欧盟、英国、日本等达成类似的FTA协议。这实际上对我形成了新的围追堵截。

他认为,中国应针对这一问题,抓住机遇,加快中日韩、RECP、中欧BIT谈判、中英BIT谈判,适时启动加入CPTPP谈判。

要通过参与这类经贸规则谈判,一方面努力打破美国在世界范围内对我“去中国化”的图谋,另一方面,要将这些国家和地区的科技、产业、资本和人才通过FTA规则吸引到中国来。

在黄奇帆看来,因为疫情,世界经济正陷入衰退。对此,正确的做法应该是继续高举全球化大旗,更合理的发挥市场对资源的优化配置作用,更好地形成全球各地、各国各企业之间的分工配置,维护国际经济良性大循环。

“那种以邻为壑搞脱钩、推卸责任拼命甩锅、搞单边主义和逆全球化的做法是在开历史的倒车,注定不会成功。”他强调,中国要以高水平开放反制逆全球化、以改善营商环境反制“撤资论”、以超大市场的吸引力反制“脱钩论”。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21世纪经济报道。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岳权利 HN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