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三. 10月 21st, 2020

能源央企做“减法”:坚守主责主业

Byadmin

8月 10, 2020 , , , ,

本报记者 李哲 北京报道

近日,国家电网公司(以下简称“国家电网”)加速推进剥离非主业进程,拟将其全资子公司国中康健、聚能集团剥离转让。

国家电网方面向《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表示,此举主要是按照《中共国家电网有限公司党组关于十九届中央第三轮巡视整改进展情况的通报》(以下简称“《通报》”)中提到的几个方面内容在做,坚守主责主业。

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向记者表示,目前我国央企退出非主业已经进入完成阶段。然而,其中面临的“主业不主”的问题仍然突出。我国长期形成的经济效益和经济总量这两个主要的考核指标是制约央企剥离非主业的一个重要因素,这需要在顶层设计方面从一盘棋的角度去把控。

回归主业进入完成阶段

7月31日,据媒体报道,国家电网拟将出让国中康健50%股份给中国通用技术(集团)控股有限责任公司。出让后,国家电网不再参与运营管理。

7月27日,国家电网旗下四川科锐得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拟转让四川金沙阳光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及相关债权。

与上述两则转让信息相比,更令外界关注的是国家电网旗下鲁能集团的退出计划。记者了解到,鲁能集团成立于2002年12月,是国家电网全资子公司,核心业务聚焦地产、能源两大板块。

对于剥离非主营业务事宜,国家电网内部人士表示,主要是按照《通报》中提到的几个方面内容在做。《通报》内容显示,国家电网方面明确表示,牢记职责使命,坚守主责主业。

国家电网方面表示,全力配合电力交易机构规范独立运营、增量配电改革试点。以更高的政治站位坚守电网主责主业,下决心退出传统制造业和房地产业务,坚决按期完成深化集体企业改革任务。

事实上,经过多年发展,央企在国内很多领域基本做到行业前三甲。然而,对于央企“国家队”的定位,这样的实力还远远不够。在全球化的浪潮下,央企在参与国际竞争的过程中在一些方面仍然存在差距。

“此前一个时期,国家提倡多元化,这就造成了什么赚钱做什么。其实每家央企的主业都是有分工的。国家提出央企回归主业的目的还是希望壮大主业,让主业进行转型升级,做大做强。”李锦说道。

记者了解到,截至2019年,中央企业已累计减少存量法人超过1.4万户,减少比例达26.9%,央企管理层级全部控制在5级(含)以内;已累计完成1957户“僵尸企业”处置和特困企业治理的主体任务,总体工作进展达95.9%。

对于我国央企退出非主业,李锦表示:“回归主业已经强调了一段时间,目前已经进入到完成阶段。”

然而,虽然经过10年的调整,央企剥离非主营业务仍然面临不少挑战。“在剥离非主营业务方面,比较突出的是房地产和金融这两个板块。”李锦说道。

记者了解到,由于央企的资源优势,外界曾用“央企造地王”来形容央企在房地产市场的地位。此后,国资委作出表态,严令除中国建筑(601668,股吧)等10多家央企可以继续从事房地产业之外,其他央企必须限期退出。然而,在随后的数年时间里,央企退出房地产始终处于拉锯状态。

“对于一些央企而言,房地产和金融这两个板块对企业的贡献比较大,如果把这两个去掉,对企业而言恐怕还需要一个过程。”李锦说道。

这就造成了如今央企主业不主的现象依然存在。“央企就是要挑起‘国家队’的担子。要在关键领域发挥国有经济控制力、影响力、带动力,担起参与全球竞争的职责。做大做强并不代表什么都可以做。”李锦说道。

平衡主业与非主业

虽然目前央企剥离非主营业务已经进入完成阶段,但是未来央企剥离非主营业务仍然面临挑战,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在李锦看来,我国长期形成的经济效益和经济总量这两个主要的考核指标是制约央企剥离非主业的重要因素。

“对于央企而言,剥离非主业就如同割肉一样,退出以后经济总量就下来了。考核如果没有调整,那么退出非主业对企业的压力是很大的。特别是央企的一些主营业务是不赚钱的,有一部分具有公益性,在保住主业的同时退出非主业还是需要一个过程。”李锦说道。

如何在主业和非主业之间取得一个平衡,或许未来将成为央企剥离非主业的重要考量因素。

事实上,由于历史原因,中化集团、招商局集团等央企的主营业务原本就比较分散。

记者了解到,中化集团前身为中国化工进出口总公司,其业务板块囊括了能源、化工、农业、地产和金融五大领域。

对于这样的央企未来如何聚焦主业?李锦表示:“未来我判断央企的主营业务将只保留两到三个。一些主业相对分散的央企未来或将进行压缩。这还是需要国资委从一盘棋的角度去把控。当然这也是需要一个过程的,这个过程也会是比较艰难的。”

此前,中化集团的一系列动作似乎也印证了这种判断。记者了解到,2020年1月,中化集团将其农业业务板块与中国化工集团进行整合,整体并入先正达集团。

事实上,新一轮国企改革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通过调整优化国有资本布局结构,推动国有资本向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和国计民生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集中,向前瞻性、战略性产业集中,向产业链价值链的中高端集中。剥离非主业、清理非优势业务,才能把资源和力量向关键领域、重要行业集中,才能更好地服务于国家战略。

而对于这样的调整,李锦表示,未来剥离非主业并不是搞“一刀切”,与主业相关的产业可以有一些。这就需要国资委在顶层设计阶段就要从一盘棋的角度去思考。

(编辑:吴可仲 校对:颜京宁)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