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五. 10月 30th, 2020

研奥电气采、存、销数据异常 供应商人员规模令人迷惑

Byadmin

8月 10, 2020 , , , ,

记者 | 周月明

研奥电气虽然更换了审计机构,但审核后的招股书仍有很多问题,无论是营收还是采购,以及存货等方面的各项数据都有一定异常,尤其是毛利率大增的2019年,采购、存货的数据勾稽关系不匹配问题更为突出。

8月12日,主营车辆电气设备的研奥电气即将在创业板首发上会,这家国有改制企业曾供应了国内第一条地铁线路的车辆电气设备、第一个承接地铁车辆电气设备国外订单,一度堪称业界的“老大哥”,可若查看其近三年业绩可发现,其2017年至2019年的营收一直在3亿多元徘徊,增速迟缓。

研奥电气的上市之路并不平坦,2019年因当时的审计机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的三家A股公司康得新、辅仁药业、大族激光(002008,股吧)陷入造假丑闻而被中止了审查,不得不重新更换审计机构。然而让人遗憾的是,其更换审计机构审核的招股书仍有很多问题,无论是营收还是采购,以及存货等方面的各项数据都有一定异常,尤其是毛利率突增的2019年,采购、存货的数据勾稽关系不匹配问题更为明显。

九成营收为“纸面富贵”

多家供应商规模存疑

招股书披露,研奥电气2017年至2019年的营收分别为3.65亿元、3.5亿元和3.71亿元,同比增长3.98%、-4.2%和6.04%,如此情况说明其营收增长是较为乏力的。在营收增长较为乏力的同时,研奥电气2019年的净利润却有明显增长,2017年至2019年归母净利润分别为4843万元、4927万元和6059万元,同比增长了-28%、1.7%和23%。

查看研奥电气的资产结构的话,可发现其有一个较为明显的特点,即应收款项占比非常大。2017年至2019年,应收款项占销售金额比例分别为80%、90.84%和88.8%,近九成的营收都为应收款项,如此情况意味着公司近九成的收入都为“纸面富贵”,这显然对公司的资金链带来明显压力:一方面,公司要先大量垫资,在供应链上地位并不高,而另一方面,若有某个客户回款出现问题,则会影响到公司资金周转,严重时不排除会出现资金链断裂的可能。

进一步分析可发现,如此多的应收账款的很大原因很可能与大客户较为强势且高度集中有关。招股书披露,2017年至2019年,公司前五大客户销售贡献占营收比例分别为94.92%、95.73%、95.75%,其中最大客户为中国中车(601766,股吧)。正因大客户的强势地位,使得公司的回款期变长。据公司在招股书中称,“公司与客户主要采用信用结算方式,合同约定的信用期通常为3个月以内,而实际公司与客户的实际结算周期普遍较长,从而形成规模较大的应收账款。”账龄结构也显示,公司1年以内的应收账款占比越来越低,2018年、2019年分别为89.27%、84.57%。

除了大客户集中的问题之外,研奥电气近几年前五大供应商占采购比例也在四成以上。令人奇怪的是,查看这些供应商的工商资料,可发现有不少供应商人员规模仅1人或2人,这一情况显然与其所能承担的供应金额有一定的矛盾。比如2017年、2019年都出现在前五大供应商名单上的上海工驰电气有限公司,其2017年供应金额为936万元、2019年为786万元,而公司的工商信息显示,其人员规模仅有1人,参保人数更是为0人。

此外,出现在2017年前五大供应商中的吉林蓝威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出现在2018年前五大供应商名单上的长春讯动科技有限公司和长春振辉客车配件有限公司,也都存在同样问题,供应金额分别为1121.56万元、706.08万元和706.38万元,但Wind信息显示,其人员规模也仅有2人、3人和2人。

让人疑惑的是,为何供应商如此之小的人员规模竟能承担近千万元的生意,对此,公司应给出合理解释的,否则其采购数据是否真实,且产品质量是否有保障?都需要打上个大大问号的。

营收数据有明显矛盾

《红周刊(博客,微博)》记者根据招股书核算研奥电气2018年和2019年的营收数据,发现其中存在较明显的矛盾。

研奥电气采、存、销数据异常 供应商人员规模令人迷惑

2018年、2019年,研奥电气营业收入分别为3.5亿元和3.71亿元。研奥电气招股书称,“公司增值税率2017年至2018年5月1日为17%、11%,2018年5月1日至2019年4月1日为16%、10%,2019年4月1日至今为13%、9%。除房屋租赁业务适用低档增值税税率外,公司其他业务适用增值税税率均执行高档增值税税率。”因为研奥电气主营业务并不是房屋租赁业务,那么假设其2018年增值税税率为16%,2019年增值税税率为13%,则研奥电气2018年、2019年含税总营收大约为4.06亿元和4.19亿元(实际上,2018年1~4月国内增值税税率为17%、2019年1~4月增值税税率为16%,实际含税营收可能比推算金额还要高)。

2018年、2019年的合并现金流量表数据显示,其“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3.45亿元和3.04亿元,此外,2018年、2019年公司新增加预收款分别为20.74万元和-24.96万元,对冲同期与现金收入相关的预收款项影响,则与2018年、2019年与营收相关的现金流入了3.45亿元和3.04亿元。

将这两年的含税营收与现金收入数据勾稽,则2018年、2019年含税收入比现金收入分别多出6089.21万元和1.15亿元。理论上,2018年、2019年的应收款项应该分别新增加相应的金额。

可事实上,在这两年的资产负债表中,研奥电气的应收账款(包含坏账准备)、应收票据合计分别为3.33亿元、3.47亿元,相比上一年年末相同项数据,2018年、2019年都仅新增2316.4万元和1489.03万元,明显与理论新增金额相差了3772.75万元和1亿元的差异。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即使营收不考虑增值税税率,其营收数据也存在明显矛盾,因为其未含税营收也比现金收入多出6680万元,这意味着2019年的应收款项至少应新增6680万元,可事实上仅新增了1489万元。

那么,这些数据异常是否有应收票据背书的原因呢?从招股书来看,2018年、2019年其未终止确认和终止确认的应收票据背书分别为6356万元和6160万元,与差异金额并不相符。因此,营收数据的异常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是需要公司进行解释的。

采购数据有较大差异

除了上述营收相关数据出现异常外,研奥电气的采购数据也存在一些疑问,尤其是2019年。

2019年,研奥电气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7252.53万元,占总采购额的43.9%,由此可推算出2019年的采购总额为1.65亿元。同期,“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1.31亿元,剔除当年预付款项新减少的231.74万元的影响之后,则与采购相关的现金支出达到了1.34亿元。若暂且不考虑采购金额的增值税税率,未含税采购总额比现金支出多出3149.11万元,理论上,2019年应付款项应该新增3149.11万元。

研奥电气采、存、销数据异常 供应商人员规模令人迷惑

可事实上,研奥电气2019年的应付款项为8636.74万元,相比上一年不仅没有增加,反而减少了1867.78万元,与理论数据相差5016万元,如进一步考虑增值税税率影响,则此项差异还将变得更大。那么,公司为何会产生较为明显的数据疑问,是需要公司做更多解释的。

存货数据异常

与采购数据相同,研奥电气2019年的存货数据也存在非常明显的矛盾。

研奥电气在招股说明书中披露了原料采购的相关数据,2019年共为1.65亿元。除此之外,其还披露了营业成本中的材料消耗金额,2019年为1.45亿元,将材料采购金额与营业成本中消耗的直接材料相减,得到1877万元的差额,理论上来说,这部分差额应该计入当期的存货变化中。即2019年存货中的原材料应该新增1877万元。

可需要注意的是,先不论2019年存货中原材料的新增金额,当年,研奥电气的存货价值总额总共为1.02亿元,比上一年未增反减少了1775万元,再细看当年存货的各项构成,除了发出商品较上一年仅增加了787万元之外(而且增加的金额中只有约68%为材料部分),其余项目如原材料、在产品和产成品等相对上一年都在减少。这本身就显示出其存货相关数据的矛盾。这部分差异是需要公司解释的,否则公司是否有更多存货未销,或者营业成本比披露的数据要高,是存在一定疑问的。

(本文发表于8月8日《红周刊》)

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