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日. 12月 6th, 2020

一只打败99%同类的基金是怎样选股的?

Byadmin

8月 10, 2020 , , ,

 

  投资者需要问的一个最重要的问题是:为什么消费者会持续为某个产品或服务付费?

  一些投资者喜欢把投资比作棒球赛,他们嘴边经常挂着“耐心等待超级好球(wait for the fat pitch)”和“不要孤注一掷(don’t swing for the fences)”这样的比喻。63岁的道格・福尔曼(Doug Foreman)偶尔也爱这么说,但和别人不一样的是,他在投资和棒球两个领域都有着成功的第一手经验。

  福尔曼在上高中时是一名优秀的棒球手,18岁时被邀请加入洛杉矶道奇队(Los Angeles Dodgers)。但福尔曼最后拒绝了,因为当时他已经被美国海军学院录取。

  “我想我的决定是正确的,”福尔曼说。他自2012年开始接手Virtus KAR中盘股成长基金(PHSKX)的管理,这只规模为22亿美元的基金在每个阶段的1年、3年或5年期的表现都超过了晨星(Morningstar)相关基金类别下的其他基金。

  在过去五年里,这只基金的年平均回报率为22.9%,表现好于99%的同类中盘股成长型基金。截至8月3日收盘,今年该基金累计上涨了41%,主要原因是该基金持股量最大的一些公司受益于疫情下一些趋势的加快,比如云计算、远程医疗和达美乐披萨(DPZ)外卖服务等。相比之下,标普500指数同期涨幅仅为2%,标普中盘股400指数则下跌8.7%。

  和设在洛杉矶的投资公司Kayne Anderson Rudnick采用的股票投资策略一样,Virtus KAR中盘股成长型基金也投资于优质成长型公司。衡量一家公司质量的方法有很多,包括高股本回报率、自由现金流和收益稳定性等,但福尔曼强调,这些指标是公司质量好带来的结果,而不是优质本身的定义。

  他称,投资者需要问的一个最重要的问题是:为什么消费者会持续为某个产品或服务付费?最为首席投资官的福尔曼说:“我们90%的时间都花在研究这个问题上。”

  福尔曼从海军学院毕业后在海军工作了一段时间,期间他认真做起了研究工作。他阅读了大量投资方面的书籍,并申请了商学院。从哈佛商学院毕业后,福尔曼在波士顿投资公司Putnam Investments工作了8年,后来在投资公司TCW工作时遇到一个机会让他重返加利福尼亚。在2007年49岁退休之前,他一直担任TCW美国股票业务的首席投资官。“说实话,我那会儿太累了,”福尔曼说。他认为自己很幸运,没有在金融危机期间管理别人的资产。

  福尔曼本来可以享受退休生活,但他的岳母却另有打算。“有天早上我们正在吃早餐,她突然对我说:你得回去工作,”他笑着说。而且奇怪的是,在那之后不久,他就开始接到招聘人员的电话。

  虽然福尔曼是根据自下而上的选股策略建立起这只持有30至50只股票的中盘股成长型基金的,但他称有一些投资主题是相通的,“一些公司的商业模式确实有助于提高自己的竞争力,从而为自己的市场地位带来保护,比如品牌转换成本较高、网络效应、强大的品牌或密度方面的优势。”

一只打败99%同类的基金是怎样选股的?

一只打败99%同类的基金是怎样选股的?

  数据分析公司Fair Isaac (FICO)就是这样一家公司,90%以上的贷款机构在做贷款决策时都会使用该公司的FICO评分系统。“每个人都知道800 FICO是什么,”他说,“要想把这家公司挤出市场可不容易。”

  云计算的发展、经营效率的提高以及工作场所移动性的增强也是福尔曼选择投资一些公司背后的原因。受疫情影响,DocuSign (DOCU)的业务获得极大提振,现在已成了电子签名的代名词。福尔曼在这家公司2018年上市时买入了其股票,他说:“这家公司从抵押贷款和房地产做起,后来进入了医疗保健等领域,业务变得越来越多样化。”

  另外一个即将被颠覆的领域是企业安全。福尔曼说,这个行业是建立在保护公司内部网络的基础上的,但现在人们做生意的方式正在发生变化,更多通过手机和笔记本电脑,因此这个行业需要一个和过去不一样的商业模式。

  Okta (OKTA)很早就认识到了这一点,该公司构建了基于云的企业安全系统。Virtus KAR中盘股成长型基金在2017年Okta上市时买入了该公司的股票,当时股价为20美元,后来上涨了近10倍。Virtus KAR中盘股成长型基金最近也开始使用Okta安全系统。

  福尔曼实际上是许多该基金持股公司的客户。“当我经常要用到某样东西时,我问自己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不投资这只股票呢?”福尔曼说。这个想法让他在Netflix (NFLX)还是一只中盘股就投资了该公司的股票。

  这也是福尔曼在2017年决定买入Teladoc Health (TDOC)股票的原因之一。这是一家通过虚拟方式把用户和供应商连接在一起的公司,疫情暴发后采用这种方式的人数大幅增加,推动其股价今年几乎翻了三倍。福尔曼预计,在危机结束后,对虚拟医疗的需求将继续存在。他说:“许多有望颠覆行业的公司面临的最大障碍是如何让人们第一次来试用。”

  虽然福尔曼的基金投资的许多公司受益于消费行为的改变,但也有一些公司受到了不利影响。福尔曼对价值陷阱和正在经历特殊时期的高质量公司进行了区分,最近几个月,他削减了涨幅最大的股票的头寸,增加了他仍看好、但股价遭到重创的股票的头寸。

  运营横跨美国和墨西哥全长6700英里铁路的Kansas City Southern (KSU)看起来是福尔曼基金投资的“新兴技术”类别公司中的一个异类。由于疫情导致经济陷入停滞,该公司第二季度收入同比下降了23%。但鉴于该公司长期强劲的增长纪录和较高的股本回报率,2016年买入该股的福尔曼相信需求终将回升。

  高端赌场开发商和运营商永利度假村(WYNN)在疫情中受到重创,该公司股价在3月份跌至最低点,仅为1月份高点153美元的四分之一。福尔曼增加了永利度假村的头寸,他说:“这家公司的品牌非常强大,我认为当疫情过去后,大量消费者会回归。”福尔曼在2014年第一次买入永利度假村的股票。

  当然,疫情什么才会过去是一个大问题,但福尔曼称,永利度假村拥有足够现金在没有收入的情况下维持一年半以上时间的经营。当一切恢复正常时,“这家公司业务的利润率非常高,”他说,“别忘了,最后赢的总是庄家。”

  翻译 | 小彩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巴伦。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