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六. 10月 31st, 2020

这一次,特朗普政府深深伤害了中国中产

Byadmin

8月 11, 2020 , , , ,

这一次,特朗普政府深深伤害了中国中产

▲图片来源:新京报网

文 | 关不羽

新冠疫情暴发以来,美国方面的打压与制裁,对我国各阶层的家庭与个人都造成了直接或间接的损失。

其中,最典型的莫过于赴美留学的难度和风险。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美国签证审批至今仍然处于暂停状态,这让今年有赴美留学计划的个人与家庭进退维谷,一些已经支付的费用眼看着打了水漂,令人心痛。

更大的损失则是孩子们的学业。疫情造成了留学受阻,叠加美方政策打压的不确定性,我国赴美的留学生,其求学之路更为渺茫。

美国对中国留学人员高度不信任

6月1日,美国大使馆微信公众号发布美国政府对部分我国留学生签证限制措施,严控STEM学科签证,新政将暂停我国某些非移民学生和研究人员入境。

尽管这一新政表面上的指向是所谓以各种形式参与“军民融合战略”的研究生、博士生、博士后和访问学者等,现阶段可能只涉及大约3000名海外留学人员。但是,其意义不容小觑。

美国国务院对新政的解释中指出,不太可能在短时间内给出一个明确的学校名单,要通过研究确定对中国“军民融合战略”关键、重要的大学,确定哪些适用于禁令,以找出哪些人属于禁令的范围。

有的解读认为该项新政的适用模糊,可能是“走过场”。但是,在没有充分研究、界定范围之前,美方就已推出这样的新政,这说明了美方现阶段对中国留学人员的高度不信任和紧张。

即便最终这一新政所圈定的名单范围有限,在两国关系持续下滑、美国对中国不信感加深的背景下,谁能保证下一个限制留学、学术交流的“新政”又会把红线设在哪里?

疑邻盗斧的敏感始于“一件小事”,最终却扩大到不可收拾的田地,在美国历史上的先例比比皆是。

这一次,特朗普政府深深伤害了中国中产

▲图片来源:新京报网

1882年的《排华法案》最初也不过是加州夕阳产业淘金业的“茶杯风暴”,最终却扩展到了针对整个种族的荒唐立法,成了美国移民史上最丑陋的疮疤。

如果美方打压进一步升级,对中国留学生设置更多设限是大概率事件。这将伤害到中国大量普通家庭。

中国留学生大都出身普通中产家庭

根据《中国留学白皮书》系列的统计,我国学生海外留学的门槛在近年来明显降低,普通家庭子女和普通高校学生正成为出国留学群体的主要来源。

2015年统计时,国内985/211与普通高校出国留学人数基本相当,分别为45%和46%。2018年的统计显示,56%来自于国内普通高校,仅有31%来自985/211或双一流高校。

而家庭出身的统计更能说明问题,2018年,留学生父母的职位背景以“一般员工”为主,占比为41%。其次是中层管理者,比例为36%。可称得上“上流阶层”的“三高家庭”占比为23%。可以看出,中国留学生大都出身普通中产家庭。

按照一年30万到40万元的留学总支出计算,这些支出要占到普通中国中产家庭收入的一半以上,甚至部分家庭要靠举债才能完成如此昂贵的教育投资。

如果美国在留学领域重现“排华法案”,那么中国这些中产之家将遭受严重的损失。

美国国际教育研究所与国务院教育和文化事务局最近共同撰写的一份报告指出,中国目前在美国的留学生人数达到723277人,创下了新的纪录,是在美国留学人数最多的国家。

如果这些留学生因两国交恶被迫中断学业,其个人与家庭将承受巨大损失――以每人30万元计算,那就是2100多亿元的损失,其中大部分将由中国中产家庭承担。

美方正在颠覆中国中产对美国的认知

从中美关系长远发展的角度看,美方在中国留学生的政策设定上也应该慎重考虑。实际上,保证中美两国未来交往的民间纽带,正是这些赴美留学生出身的中产阶层家庭。动摇了中国中产阶层对美国的认知,势必将动摇中美两国未来交往的土壤和根基。

中国的中产阶层是改革开放后成长起来的新兴阶层。他们大都受过良好的教育,居住在现代化的大中城市。他们成长的时代处于中美两国的蜜月期,对美国普遍有着良好的印象。

正是因为曾经对美国的认同和钦佩,这些家庭才会选择美国作为后代留学的目的地。这是对美国的一种信任。

然而,如果美国政府在极端鹰派、保守派和仇华势力的鼓动下,作出不明智的政策选择,封锁中国中产阶层子女赴美留学及其他活动,那无异于破坏了中美民间交往的根基,将更彻底改变、甚至颠覆中国中产阶层过去对美国的认知。

这一次,特朗普政府深深伤害了中国中产

▲图片来源:新京报网

须知,一方面,中国的中产阶层是这几十年来中国经济建设的中坚力量,对中国取得的现代化成就深感自豪;另一方面,对美国的美好记忆正在被太平洋(601099,股吧)彼岸“妖魔化中国”的做法以及种种令人瞠目结舌的政策措施,撕扯得支离破碎。

更何况,贸易冲突的现实后果、中美脱钩的黯淡前景,对中国中产阶层的利益冲击最为直接,不仅将影响他们的职业生涯,甚至可能打破他们美好的未来生活。

这样作为的后果现在已经逐渐显示出来,根据美国政治分析咨询机构欧亚集团(600697,股吧)基金会(EGF)今年4月份发布的年度全球民调报告显示,中国人对美国的负面情绪普遍上升,28%的受访者对美国持负面态度,高于一年前的17%;对美国持正面态度的受访者比例也从58%降至39%。

国家之间的交往最为重要的在于国民的认知与情感,这是两国往来重要的基础,也是保障两国关系稳定重要的平衡器。但在这两年多来特朗普政府针对中国的种种举措显示,美方显然没有珍惜这一关系,没有对民间互动往来的善意带有呵护的心理和认识。

错误的留学政策以及其他诸如打压中国企业赴美投资、办企业等政策,长久持续下去,必然严重伤害中美交往的民间基础。由此所产生的裂痕可能需要两到三代人才能修复。

□关不羽(专栏作者 经济学者)

(责任编辑:邱利 HN154)